1. <em id="nfapx"></em>
    <rp id="nfapx"></rp><label id="nfapx"><object id="nfapx"><blockquote id="nfapx"></blockquote></object></label>
    <tbody id="nfapx"></tbody>
    1. <rp id="nfapx"><object id="nfapx"><blockquote id="nfapx"></blockquote></object></rp>
    2. 新聞詳情

      各省區市GDP含金量分析:上海北京廣東位居前三

      日期:2022-11-19 19:30
      瀏覽次數:2029
      摘要:
      哪個省GDP含金量*高
      1月17日,國家統計局公布,國內2011年GDP總量達471564億元,增長速度為9.2%,增速雖與2010年相比有所下滑,但在歐債危機、新興經濟體增速回落和物價上漲的背景下,中國的增速依舊笑傲全球。

      高速的GDP增長并不能真正地轉化為民眾的幸福指數,我國在住房、醫療、教育等方面依然與發達國家存在較大差距。

      國內人大代表、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院長、學部委員程恩富指出,在科學發展的前提下,改善民生問題是經濟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衡量經濟發展程度和經濟實力,不只是看GDP指標,首先應看民眾收入的多少,生活水平、生活質量的高低,以及“幸福感”的高低。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張孝德向《中國經濟周刊》指出,“GDP含金量”應該與國民的就業率、民生的改善、民生幸福的增長掛鉤。

      含金量**:上海、北京、廣東

      廣東浙江進步快,廣西安徽退步快

      衡量GDP價值的標準是什么?

      程恩富認為,“GDP含金量”與“人性化的GDP”、“幸福指數”、“幸福感”基本上是一致的,其核心都是“提高居民收入”。

      對此,按照GDP含金量的計算辦法,《中國經濟周刊》旗下智囊機構中國經濟研究院通過為期3個月的調研、統計、計算,從國內31個省份公布的*新數據(截至2月22日)中計算得出了國內各省區市的單位GDP人均可支配收入,即“GDP含金量”,第3次編制出了“2011年國內31個省、區、市GDP含金量排名”。

      數據顯示,2011年中國大陸31個省份居民幸福指數排名依次為:上海、北京、廣東、浙江、貴州、海南、云南、安徽、江西、重慶、福建、黑龍江、廣西、四川、天津、湖南、湖北、山西、遼寧、吉林、江蘇、甘肅、寧夏、河南、山東、河北、陜西、青海、新疆、內蒙古、西藏。

      數據還顯示:GDP高的省份,GDP含金量排名并不靠前,很多還很靠后。2011年,GDP總量前5名的省份是:廣東、江蘇、山東、浙江、河南,其對應GDP含金量排名則為:第3位、第21位、第25位、第4位、第24位。GDP排名靠前的江蘇、山東、河南,GDP含金量排名靠后。

      而貴州的GDP總量雖然排第26位,但其GDP含金量卻排在國內第5位。

      廣西和安徽的GDP含金量排名與上年相比有較大的下滑,分別下滑8個和5個名次:廣西從上年第5下滑至第13,安徽則從第3下滑至第8。相反的是,廣東和浙江的GDP含金量排名則出現較大進步,廣東由去年的第11位上升到第3位,上升8個名次;浙江由去年的第10位上升至2011年的第4位,上升6個名次。廣東省委書記**在今年廣東省兩會上所作的報告中對GDP只字不提,引起了媒體的廣泛關注,“注重經濟的轉型升級”似乎可以作為GDP含金量排名上升的注腳。

      含金量總體上升

      仍要注重增長質量

      《中國經濟周刊》統計發現,與上年的GDP含金量指數相比,2011年的GDP含金量指數整體上有小幅提升。

      2011年,上海、北京的GDP含金量指數分別是0.5547和0.5020,而兩市2010年的數據分別為0.4599和0.4588。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張孝德告訴《中國經濟周刊》,含金量指數的小幅提升說明了GDP增長結構的部分優化。“十二五”以來,國家更加注重新興產業的發展,其對經濟的貢獻作用有所提升。政府在促進民生產業和擴大內需上進一步加強,結構性的質量優化對含金量提升起到了一定作用。“但這些因素還不是目前中國經濟增長的主導因素,2012年,應該強化結構的轉型。追求綠色的GDP,在改善民生和中小企業、民營企業的經營環境上下工夫。”

      地方政府已經意識到提升GDP質量的重要性。

      北京市市長郭金龍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2012年主要工作的前兩位即是著力擴大內需和推進產業結構深度調整。

      上海市市長**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把加快產業結構調整升級放在2012主要工作的**項。

      在GDP的含金量指標中,民生改善是*重要的一部分。國家統計局副局長謝鴻光表示,2011年,國內城鎮新增就業、城鄉居民收入、社會保障工作以及保障房建設等多組數據顯示了民生事業取得積極變化。

      GDP含金量如何計算?

      北京大學中國區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楊開忠提供了對應的計算公式:先計算出“人均GDP”,即用“當地GDP”除以“常住人口”;然后用“人均可支配收入”除以“人均GDP”,得出的“單位GDP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值”相當于人均GDP的含金量。

      統計學**表示,人均可支配收入可以是近似值,具體的計算方法是:(城鎮人均可支配收入+農民人均純收入)×城鎮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人均可支配收入近似值。

      有關**認為,上述指標的計算大致可以看作是人均GDP的含金量,或是居民收入的幸福指數。

      “富可敵國”:驕傲的GDP與尷尬的人均GDP

      未來的中國會變成“一個若干二線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集合體”。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張璐晶|北京報道

      2010年,匯豐全球研究部門(HSBC Global Research)發表了一份長達250頁的報告,報告預計,到2020年,中國至少6個省份的年國內生產總值(GDP)規模將趕上俄羅斯。

      《中國經濟周刊》根據2011年各省、區、市政府工作報告、各級統計局、世界銀行和國貨幣基金組織(IMF)發布的*新數據推算,GDP國內排名**的廣東已趕上世界排名第16位的荷蘭,距離世界排名第9的俄羅斯,還差7個身位。

      “尷尬”的人均GDP排名

      據測算,廣東以5.3萬億(約合8480億美元)比肩2011年世界排名第16位的荷蘭(約合8582.82億美元)。被排名前8的中國省份超過的國家還包括世界排名第18位的土耳其(江蘇和山東)、第23位的比利時(浙江)、第25位的挪威(河南)、第26位的奧地利(河北)、第29位的伊朗(遼寧)和第30位的泰國(四川)。

      不過,當我們把比對的參數從GDP總量換**均GDP的時候,“從歐洲到非洲”的現象卻比比皆是。GDP總量與荷蘭對應的廣東,人均GDP(約為8130.14美元)還不如南非(人均GDP世界排名第71位,約為8342美元);GDP總量比肩泰國的四川,人均GDP(約4183美元)只比阿爾巴尼亞(人均GDP世界排名第100位,約4131美元)好一點。

      對此,北京師范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金融系教授賀力平告訴《中國經濟周刊》,統計反映的情況和中國整個的經濟情況比較一致:國土面積大,人口多,經濟總量全球排位很靠前,人均指標比較靠后。但近些年來,中國的人均指標也一直在提高,在世界銀行的中等收入組里(又細化為上中等、下中等)已進入“上中等”階段。

      賀力平進一步指出,“對于那些人口超過千萬的省份來說,‘過萬億’的意義還是比較大,先把盤子做大,才能保證人均產值提高”。

      “追趕者”的難題

      根據2010年英國《經濟學家》做的一份中國省份與世界各國人均GDP參照表的數據,北京約等于斯洛伐克,天津約等于匈牙利,上海約等于沙特,廣東約等于哈薩克斯坦。

      時隔一年,《中國經濟周刊》根據GDP總量和人均GDP兩組官方數據,對二者做了重新對比。

      對比發現,我們遇到了“追趕者”的問題。在中國各省份經濟發展、人均GDP一直在提高的同時,他們面對的“潛在對手國”也在不斷進步,且漲勢迅猛。以人均GDP為例,一年前,北京的“對手”是斯洛伐克(約10377美元);一年后,雖然北京增長到13052.98美元,增長了約25.7%,但是斯洛伐克已經增長到了17889美元,同樣的現象也發生在上海、天津、廣東等省份。

      對此,賀力平告訴《中國經濟周刊》,從總體趨勢來看,世界各個地區和中國各個省份的經濟增長都是個動態的概念,在某個時點做的比較,不是取決于自己,而要看相對增長。即便是都用了GDP來衡量,各國在計算的時候,首先要按照當前的價格計算,這里面就可能包含通貨膨脹的因素。而在統一轉換成美元比較的時候還包含著匯率的因素,所以排名的增減并不能完全反映某一地區的經濟水平。“國際上也比較常用購買力平價這種方法來對各國的國內生產總值進行合理比較,但是這種方法在應用到一國內部的時候就受到局限,變得不太好運用了。”賀力平說,“除了一些省份的下滑外,還有一種結果是在人民幣升值的情況下,即使某個省份沒有增長,但在國際排名中還是占優勢。”

      “幸福指數”才是發展指標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王紅茹

      2001年,廣東是內地**個跨過“萬億GDP俱樂部”的省份。12年后,在中國內地31個省份中,23個已經邁過萬億元門檻,約占國內的2/3。當大家幾乎都跨入萬億門檻的時候,一直唯GDP數字是尊的GDP“萬億俱樂部”的存在便有些可疑了。

      東部省份開始對GDP降溫

      2012年,北京、上海的GDP增長預期目標只有8%。2011年,北京GDP增長率是8%,上海是8.2%。

      這樣的增速調整在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常務副院長王一鳴看來是一種正常表現:“上海是經濟放緩*早的,當越來越多的省份GDP進入萬億時,越來越多的省份增長速度也正在放緩。經濟提速是由南而北推進的,減速可能也會出現這種態勢。單純地說誰進了萬億,沒什么意義,因為國內這么多省份地域有大有小,人口有多有少,青海500多萬人、西藏300多萬人,很難與其他省份比拼GDP。”

      然而,中西部的一些省份仍處于“高燒”狀態。除了山東2012年9.5%的預期目標略高于國內平均的9.2%以外,中西部及其他地區GDP增長目標均在10%及以上,貴州省目標*高,達到14%,其次是重慶,達到13.5%。內蒙古、陜西、海南等省份的增長目標也都達到了13%。

      “GDP大,并不意味著人均GDP就大,因為很多地方是按人口計算的。而國內各地人口懸殊很大,所以,GDP數字并不直接反映一個地方的發展水平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北京大學教授楊開忠告訴《中國經濟周刊》。

      如果說做大經濟蛋糕,壯大國內乃至各地經濟總量,是改革開放前30年我們的主要任務,當越來越多的省份進入萬億,意味著這一任務已接近完成。接下來,經濟轉型,必然要淡化GDP。

      用“GDP含金量”取代“GDP”

      地方政府追求GDP的沖動正在考驗我國“十二五”經濟發展“調結構、促轉型”的主題。

      近年來,各地紛紛喊出了告別“唯GDP論”的口號,然而對于GDP的依戀,各級政府是否真的能做到“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呢”?事實上,雖然各地政府考核系統都在建立一攬子指標,各項考核內容逐漸豐富,但很多地方官員仍然難改GDP的路徑依賴。

      根源在于中國原有的核算體制。中國原有的GDP統計系統采取的是累加制,國內GDP數據需地方層層上報。目前我國的GDP核算制度實行的是分級核算:國家和地區統計部門各自核算本轄區范圍內的數據,即國家統計局負責核算國內的GDP,各省、市、縣統計局負責核算各地區的GDP。

      無論哪種核算制度,地方都需要統計當地的GDP。由此導致某些地方官員將GDP指標看成是升官發財的籌碼,甚至為了取得可觀的GDP指標,罔顧生態與環境。

      應該取消“GDP崇拜”,而非GDP指標。“國家需要統計GDP,但各省份不一定要考核GDP。其實很多國家都不會去統計地方的GDP。”王一鳴建議,不妨選擇一些地方進行試點,例如,在一個省試點不統計地市的GDP,看對經濟的影響到底有多大。對官員的考核,“可以更多用公共服務指標來考核,比如就業、社會保障、教育、醫療等,這是地方政府的**職責。因為老百姓并不關心GDP,GDP高了未必收入就高。”

      “不是說不應該重視發展GDP,而是說要GDP科學增長,要讓GDP增加的正面因素*大化、負面影響*小化,要讓GDP含金量越來越高,我們需要能夠帶動就業、提高百姓收入、改善民生的GDP增長增速。”楊開忠說,幸福指數應成為發展的指標。

      地方總和為何超國內

      31個省份的GDP總和超過50萬億元,比國家公布的國內生產總值471564億元多出3萬多億元。國家行政學院教授張孝德認為,這種數據的差異除了統計技術與口徑的差異外,還與地方政府為了政績利益,追求增長的沖動熱度未降下來有關
       

      蘇公網安備 32048202000161號

      国产三级在线_亚洲欧洲无码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精品高清国产一久久_色8久久人人97超碰香蕉987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