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m id="nfapx"></em>
    <rp id="nfapx"></rp><label id="nfapx"><object id="nfapx"><blockquote id="nfapx"></blockquote></object></label>
    <tbody id="nfapx"></tbody>
    1. <rp id="nfapx"><object id="nfapx"><blockquote id="nfapx"></blockquote></object></rp>
    2. 新聞詳情

      衛生部稱乳品標準絕不可能被企業綁架

      日期:2022-11-20 16:49
      瀏覽次數:881
      摘要:
      *近,媒體上關于乳品新國標的質疑很多。例如,“乳品相關標準被大企業綁架”、“關鍵性指標在*后一刻被推翻”、“**要求公開乳品新國標起草過程”……11月30日,針對乳品新國標的相關質疑,衛生部有關負責人進行了回應。

      初稿由**起草

      據衛生部食品**綜合協調與衛生監督局食品**標準處處長張旭東介紹,食品**標準的出臺,需要經歷立項、確定立項計劃、起草、初步審查、公開征求意見、審評、報批等環節。

      具體到乳品**標準的起草,曾參與標準起草的食品**國家標準審評委員會秘書處、中國**預防控制中心營養與食品**所標準室副研究員王君介紹,起草工作由包括協調小組和**組的工作組來完成。

      據介紹,協調小組由衛生部副部長陳嘯宏牽頭,農業部、國家標準委、工信部、工商總局、質檢總局、食藥局、疾控中心、輕工聯合會,以及乳業協會和奶業協會的相關負責同志參加。而**組則由相關部門推薦的**組成。

      在衛生部提供的“乳品質量**標準工作**組成員名單”中,記者看到,其中包括了衛生部衛生監督中心3人,中國疾控中心工作人員16人,中國農業大學、北京大學、四川大學等學者5人,三元、蒙牛、伊利、光明、雅培、美贊臣、達能、湖南亞華等乳品企業代表9人。據介紹,參與了標準起草的**有70多位。

      為什么選擇企業代表作為**組成員?張旭東表示,標準的制訂,必須具備盡可能廣泛的代表性,而生產企業作為乳品**的重要一環,理應被納入其中。

      據悉,標準*終確定需要經歷兩個步驟:首先,食品**審評委員會分委員會進行評審,主要集中在**領域,如污染物、添加劑、檢驗等環節。在分委員會討論通過后,標準提交食品**審評委員會主任委員會,進行更廣泛的討論。主任會議設主任委員、副主任委員、技術總師、秘書長、副秘書長,各分委員會的主任委員、副主任委員也是主任會議的組**員。

      同樣參與了標準起草的中國**預防控制中心營養與食品**所研究員劉秀梅介紹,審評委員會下設10個分委員會,每個分委員會30人左右,總共350人。

      在衛生部網站公布的委員名單中,衛生部部長陳竺任主任委員,陳嘯宏任常務副主任委員,農業部副部長陳曉華任副主任委員。

      各部門協商定稿

      “這是**不可能的。”對于“大企業綁架了標準”的說法,張旭東的回答斬釘截鐵。

      張旭東介紹說,在乳品標準立項的時候,財政就安排了充足的經費,不存在讓企業贊助的問題。

      事實上,為了保證標準制訂的中立和公正,審評委員被嚴格要求“不得在食品生產經營單位兼職,或者從事與審評工作相沖突的工作”。

      “盡管參與起草的**組里有企業的代表,但是可以肯定,任務沒有落到某一個具體的企業身上。”劉秀梅表示,整個乳品標準的出臺,是**組討論的結果。“也許不排除在工作組里,具體負責執筆的是某一個企業的代表,但他表達的是**組的意見,而非自己的企業。而且,*后定稿的也是**組。”

      她同時強調,標準在提交討論時,都不是在分委員會的范圍內進行討論,而是全體討論,以保證標準能在盡可能大的范圍內獲得認可。

      針對有關**提出的“關鍵指標在*后時刻翻盤”的說法,張旭東表示,為盡可能廣泛地征集意見,審查之前、前期審查等各個環節,都召開過聽證會、研討會,很多**參與了討論,但并不是決策層面的討論,*終的審評決策機構是標準委員會分委員會和主任會議。

      王君強調,乳品標準的出臺,可能和原始材料相差甚遠,“標準的*終確定,也是各部門協商一致的結果。”

      以蛋白質含量標準為例。據介紹,在形成草案時,蛋白質的標準是分季節設置的,冬季為2.95克,夏季(4月—8月)為2.8克,是考慮了地域、氣候對奶牛泌奶的影響等客觀規律得出的。但由于乳品**標準是強制執行,確保公眾**的,農業部根據調查結果,參考泌乳規律和我國奶牛的品種,建議將標準定為2.8克。

      在張旭東看來,乳品國標是保證食品**的“底線”。事實上,大多數乳品生產企業的生產標準都嚴于或高于國家標準。

      “乳品標準并不是一成不變的”,張旭東指出,根據我國乳業的發展和國家的進一步投入,在加強規?;亟ㄔO,提高奶牛養殖的基礎設施和水平后,乳品標準也會適時改變和提高。

      會議紀要不屬于政務公開項目

      有**認為,標準制訂過程不透明,是乳品標準從公布至今仍然不斷遭受質疑的重要原因。也有**建議,只有公開標準制訂過程中的會議紀要,才能夠消除公眾疑慮。

      對此,王君指出,在乳品標準的制訂過程中,曾多次通過公開征求意見,并通過舉辦**、消費者代表、行業代表研討等形式,對公眾進行了解釋和回應。“我們可能無法就每條意見向每個人作出一一解釋,但是對于公眾反映比較多、意見相對集中的疑問,我們都進行了回應。”


      據她介紹,征集到的所有意見,在分委會討論之前,都通過編制說明進行了詳細的陳述。每一條意見是什么,為什么采納,或者為什么沒有采納,都有詳細的說明。“**基于什么來進行審評,這些編制說明都是很重要的參考意見。”

      據介紹,**要求公開的會議紀要,并不屬于政務公開的項目。“但是食品**標準,公眾關注度很高,公眾的知情權、監督權、參與權應該給予充分支持,希望能在相關措施配套相對完善之后,逐步公開”,張旭東表示,“毫無疑問的是,公開必然是一個方向。”

      新標準出臺后,衛生部網站公布了《乳品**國家標準問答》,包括23個問題,詳細回答了帶有普遍性的疑問。關于為什么修訂蛋白質和菌落總數指標,問答中也有明確的解釋。

      (本文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作者: 苗 苗 白劍峰 黃碧梅

      蘇公網安備 32048202000161號

      国产三级在线_亚洲欧洲无码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精品高清国产一久久_色8久久人人97超碰香蕉987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