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m id="nfapx"></em>
    <rp id="nfapx"></rp><label id="nfapx"><object id="nfapx"><blockquote id="nfapx"></blockquote></object></label>
    <tbody id="nfapx"></tbody>
    1. <rp id="nfapx"><object id="nfapx"><blockquote id="nfapx"></blockquote></object></rp>
    2. 新聞詳情

      動車事故賠償標準“三級跳”內情曝光

      日期:2022-11-20 09:52
      瀏覽次數:1035
      摘要:

      溫州動車事故賠償標準

      怎么實現的“三級跳”?

      從*初的17.2萬元,到50萬元,再到91.5萬元,幾天之內“7·23”甬溫線特別重大鐵路交通事故的遇難者賠償救助標準出現了“三級跳”。賠償標準為何變化如此之大?91.5萬元,這一被媒體稱之為“創下中國鐵路交通事故賠償紀錄”的賠償標準是如何計算出來的?在事故善后賠償工作接近尾聲之際,浙江省政府、省**人民法院相關負責人接受了記者的采訪,披露了許多不為人知的內情。

       

      17.2萬元賠償一出臺就遭質疑

      “賠這么點錢,家屬肯定不會接受”

      7月23日晚,甬溫線發生特別重大交通事故。

      7月24日,**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張德江率員趕赴溫州指導事故救援、善后處理和事故調查工作。張德江在溫州宣布,成立事故救援和善后處置工作指揮部,由浙江省省長呂祖善任總指揮。

      “*初提出的賠償標準為17.2萬元。”事故善后工作組相關負責人說,鐵道部方面官員稱,依據《鐵路交通事故應急救援和調查處理條例》和《鐵路旅客意外傷害強制保險條例》規定,鐵路運輸企業對每名鐵路旅客人身傷亡的賠償責任限額人民幣15萬元,加每名鐵路旅客自帶行李損失的賠償責任限額人民幣2000元,再加2萬元的*高保險金,合起來為17.2萬元。

      “這一標準立即受到了許多人質疑。”溫州市政府一位參與善后處理的官員對記者說,“在我們溫州,把人家一只名貴一點的狗軋死了,也得賠一二十萬元?;钌娜苏f沒就沒了,賠這么點錢,家屬肯定不會接受。”

      幾經討論,善后工作組對賠償標準進行了調整,以17.2萬元為基數,加上20萬元保險理賠,為37.2萬元,另外加上遇難者家屬交通費、喪葬費等共計50萬元。

      浙江省高院“以人為本”制定新標準

      “7月27日晚9時許,正在溫州負責善后處置的呂祖善省長給浙江省**人民法院院長齊奇打來電話,稱溫**總理**天要飛抵溫州,視察事故現場,要求我們高院依照法律法規規定,立即研究,提出事故賠償標準的司法建議。”浙江省**人民法院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說,放下電話,齊奇院長連夜召集有關法庭、部門負責人研究論證。

      在分析了依據《鐵路交通事故應急救援和調查處理條例》可賠償17.2萬元、依據工傷保險條例可賠償約60萬元等標準存在的不足后,浙江省高院參與研究的法官認為:依據《*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鐵路運輸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應當允許受害人方選擇適用侵權法請求賠償;考慮到死者的被扶養人情況各異、具有不確定性,為有利于做好受害人方工作,可參考上海“11·15”特別重大火災事故善后賠償和救助方案。*后決定建議,依法賠付死亡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喪葬費等約60萬元,另行給付各類撫慰金、幫扶金等(含被扶養人生活費)約30萬元,共計約90萬元。

      7月28日下午,陪溫**總理實地視察之后,呂祖善在溫州再次主持召開“7·23”事故救援善后總指揮部會議,研究善后理賠等工作。鐵道部方面仍認為應依據“條例”標準賠償,專程從杭州趕赴溫州參加會議的浙江省**人民法院副院長徐杰等人則提出了新的理賠建議。呂祖善對新方案表示贊同,認為既符合黨中央和國務院領導要求“以人為本”處理事故的指示精神,又依據了國家有關法律規定,同時參照了其他重大事故處理經驗。之后,鐵道部也表示贊成,總指揮部一致同意采納該方案理賠。

      7月29日,“7·23”事故救援善后總指揮部公布理賠方案,以侵權責任法為損害賠償標準的主要依據,遇難人員賠償救助金主要包括死亡賠償金、喪葬費及精神撫慰金和一次性救助金(含被扶養人生活費等),合計金額91.5萬元。綜合法制日報、南方都市報
       

      蘇公網安備 32048202000161號

      国产三级在线_亚洲欧洲无码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精品高清国产一久久_色8久久人人97超碰香蕉987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